今日舆情解读:平反冤假错案才是实事求是

198彩开户

2018-10-05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舆情分析师朱毅对此事件进行分析指出,十八大之后,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要推进法治中国,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

在本案中叔侄二人沉冤得雪,虽然历时十年,但迟来的正义总比不来的正义好,在纠正案件当中浙江相关部门展现了勇气和担当。 在这次舆情应对中浙江相关部门颇见亮点,一是推翻冤案,实事求是,敢于担当,勇气可嘉;二是主动道歉,尽快做好国家赔偿等善后工作等表述彰显态度诚恳,赢得不少网友支持和理解;三是应对迅捷、运用新媒体技术高超,公安厅、检察院、高院均在网站和微博发布消息,深谙互联网传播技巧与艺术。

浙江一系列的应对举措让舆情没有造成更大的破坏力。

事实上,本案判决具有里程碑意义。 浙江省高院再审不是简单地根据新发现的DNA鉴定结论推翻了原二审判决结果,而且把原二审判决定案证据中的被告人有罪供述等全部证据纳入非法证据一概予以排除,这是新刑诉法今年1月1日实施以来对非法证据排除有明确法律规定后的首次在大案要案中的实践。 是对司法实践中长期以来重口供轻证据,重惩治犯罪轻保障人权,重实体轻程序、重实质轻形式的反思。

不过该案舆情态势仍在发酵中,近日,财经网、南方人物周刊等一系列媒体微博连续发出多条微博披露案件细节,引起众多意见领袖的多角度解读。 更重要的是,张高平3月30日表态要“要起诉对我刑讯逼供的人”,网民们甚至已经开始对开始了一轮人肉搜索。 有评论指出,各地冤案重重,媒体和网友或将以此案为契机,呼吁在全国范围内展开一场全面的纠正各类冤假错案。

为什么不能原谅人民网舆情监测室舆情分析师刘聪对此事件进行分析指出,在重审法庭上,张高平对法官们说,“今天你们是法官和检察官,但是你们的子孙不一定是法官和检察官,如果要是没有法律和制度的保障,你们的子孙也可能被冤枉,徘徊在死刑的边缘”,这段引人深思的话被媒体引用的频率颇高。 刑讯逼供和疑罪从轻是本案的重要聚焦点,而张辉叔侄对参与刑讯逼供的办案人员的态度也从“不想追究”转变成了“永不原谅”。 媒体和网络舆论对涉案的公检法办案人员“一边倒”地谴责:虽然张辉叔侄被无罪释放,但10年的自由却如何真正偿还?而该案此前即被披露过另一个关注点——警方利用职业“狱侦耳目”作伪证也遭到了舆论的共同唾弃。

如何追究公检法办案人员的责任和及时给予“二张”国家赔偿同聂树斌案一样牵动着舆论的神经。 众多网民认为,“二张案”的办案女警官聂海芬曾被誉为“女神探”,但却导致了张辉叔侄含冤10年,应当追究其错判责任。 聂树斌案或成司法领域下一个舆情焦点从媒体到网民,本案的舆论风向标无不与另一焦点争议性冤错案件——聂树斌案有着极大的相似性:刑讯逼供已被认为是造成冤错案件层出不穷的一个很大的“元凶”;均是“真凶归来”或浮出水面才推动了案件的“平反”;涉案公检法机关大都未坚持疑罪从无的原则;尽快给予含冤者国家赔偿、启动错判追责机制的民间呼声此起彼伏等。 张辉叔侄在有生之年还终能洗冤,但已被执行死刑的聂树斌及其一直奔走申诉的家属至今仍没有盼到“迟来的正义”。 在聂案真凶被曝后的几年间,多家媒体也曾呼吁聂案能及时重审以彰显司法公正,提振司法公信力。 网民和律师群体也对8年间河北高法的办案效率普遍表示“不敢恭维”。

联想媒体和业内专家对张辉叔侄案、常林锋案的解读,对于聂树斌案能否被平反,更多网民也已经不约而同地形成了类似的“预知”——平反并不难,难的是涉及聂案的公检法办案人员的“安危”。 下决心重塑司法公平正义的威信,决不能被个别歪曲法理、不愿担责的部分司法机关工作人员扰乱法治前行的步伐,鼓励疑罪从无原则在更多的案件侦查和审判中得以实践,这是聂树斌案、“二张案”和常林锋案的共同舆论启发。 此外还有舆论认为,“二张案”和常林锋案的“平反”将促进聂树斌案重审的进程。

河北高院面对持续汹涌的民意,是否能尽快对聂案有所“交待”,无疑是影响2013年司法公信力得分的一项重要考题。 年初一条呼吁为聂“平反”的微博被转发和评论均超过10万条便是最好的佐证。

以“两个不管”的精神平反冤假错案据人民网报道,在上世纪70年代末粉碎“四人帮”以后,中共中央面临“两个凡是”和堆积如山的冤假错案两大难题亟待解决。

1977年12月起胡耀邦担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在此期间他以“我不下油锅谁下油锅”的大无畏精神平反了无数的冤假错案,挽救了千百万无辜的受难者。

尤其是胡耀邦为了摆脱“两个凡是”的束缚,提出了著名的“两个不管”(凡是不实之词,凡是不正确的结论和处理,不管是什么时候,什么样情况下搞的,不管是哪一级组织,什么人定的、批的,都要实事求是地纠正过来。 )体现了我们党有反必肃,有错必纠的一贯方针,体现了实事求是的精神,体现了实践标准,也是对“两个凡是”的彻底否定,受到了大多数人民群众的表示拥护。 (本文数据来源:人民网舆情监测室)(责编:何新田、庞胡瑞)。